园区新闻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中电信息作为华强北电子信息企业转型范例被深度报道
发布时间:2018/11/3 12:41:00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10月,新华社、第一财经、上海证券报等媒体齐聚深圳,同深圳卫视一道,以“华强北转型发展四十周年”为专题,对华强北改革转型、产业发展进行深度报道。中电信息作为华强北电子信息企业转型范例,被多家媒体深度报道。中电信息董事长、党委书记宋健等接受媒体采访。

解决“缺芯”“无脑”难题,中国电子信息行业走上自主可控之路

第一财经2018-10-25 

简介:一大批电子信息企业正在助推电子信息行业下一个40年的辉煌。

医院门诊大厅排列着智能一体机,患者只需“刷脸”就可以挂号、缴费、打印报告;入院后,患者通过病床前的电子屏即可完成住院预缴金支付、费用明细查询、报告查询等;办理出院手续也只需要对床头电子屏动动手指……

便捷高效的智慧医疗的背后,是基于自主可控安全技术的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在支撑。

深圳乃至广袤的珠江三角洲是我国电子科技创新和技术研发的重要战场,也是中国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之一。谈到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就不得不提到一个重要地标——深圳华强北。10月中旬,第一财经记者深入华强北,试图厘清这个面积仅1.45平方公里的商圈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史上发挥怎样的作用。

华强北艰难创业

今年5月,中国电子旗下的中国长城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长城”)自主可控项目医疗系统智能运维平台完成割接,成功将医疗智能运维平台迁移到基于飞腾处理器、银河麒麟操作系统的长城擎天C F520服务器——国产自主可控设备的服务器正式面向医疗卫生行业提供商业服务。

目前,基于自主可控的解决方案已覆盖智慧党建、智慧医疗、智慧城市、金融等多个领域。而这些,只是我国电子信息产业长足发展的一个缩影。

中国电子的另一全资子公司——中国中电国际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是最早踏上深圳、立足华强北发展的电子信息产业企业之一,董事长宋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经历了40年的风雨洗礼,华强北的变化是电子信息产业历史的写照,也是电子信息制造业的晴雨表。

作为华强北早期的开拓者之一,今年81岁的深圳中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原负责人周志荣对于在华强北的艰苦创业史仍记忆犹新。他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上世纪80年代初期的华强北人迹罕至,杂草丛生,主要是偷渡人的躲避之地。当时的电子工业部计划在深圳打造5万人规模、类似北京酒仙桥似的电子工业城。

“请搬运工搬砖头每吨要花1毛钱,为了省那1毛钱,几十吨砖头我们都是自己搬。一边生产电子产品,一边建房造路买设备,几乎每天都按照早7晚12的时间工作。最初我们在400平米的房子里做来料加工,生产摄录机、彩电、磁带、电子表,一天能装200台彩电,第一年就赚了6000多万。”周志荣说。

不断推陈出新的电子数码产品和电子元器件给了华强北巨大的发展机遇。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的BB机、大哥大,到电脑、VCD、 DVD、数码相机、摄像机、MP3、手机,每一轮产品的更新都给华强北电子市场以巨大的推动力。

在中电信息时代广场、桑达电子、远望数码城、都会电子城、赛博数码港等陆续开业的进程中,华强北的电子市场也由单一的电子元器件市场逐步发展成集电子元器件和IT数码产品,手机通信产品及相关配套产品为一体的综合性电子专业市场。

另外一位亲历者——深圳中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纪委书记林文业对第一财经回忆,高峰时的华强北,一个三尺柜台月租金达到几万元,常常看到进货商用麻袋装钱来进货。改革开放40年以来,华强北诞生过近50个亿万富翁。

转型升级任重道远

近几年,在电子商务、地铁封路、山寨查货的冲击下,华强北的发展渐渐陷入瓶颈。

宋健认为,华强北的困境来自于多个方面:大背景上,国际市场不景气,需求不旺;产业角度上,让人产生冲动且具有强烈产业拉动作用的黑科技,乏善可陈。以苹果为代表的智能手机登场后,对低端产品及产业链形成重创。随着产业结构调整的深入,融资难、成本高致企业倒闭、跑路,华强北产业基础逐渐弱化。此外,近年来,可穿戴设备、IPAD等电子产品刚需不足、人气受挫。低端产品和无序生态难以支撑华强北的可持续发展。

如何为华强北带来根本性的改变?宋健表示,首先要腾笼换鸟,但对华强北目前为中小企业配套的业态,还不能全盘否定,可盘活深圳周边产业园等产业用地,对这种零散的自由卖场经济进行有序疏解。

笼子腾出来后,华强北用来做什么?宋健认为,做应用研发要素资源整合平台。

“深圳是信息产业之都,有强大的市场配置资源能力。深圳已拥有南山科技园这样的高新技术原创发源地,但是在应用研发方面还缺乏清晰布局,没有形成集聚效应。从产业服务角度,应用研发、供应链服务等环节,有利于形成电子信息产业新生态发展机遇。华强北有条件在应用研发和市场化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宋健说。

在网络与信息安全、两化融合、军民融合、智能制造、互联网+、大数据、集成电路发展等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背景下,信息服务业市场潜力巨大,机遇与挑战并存。放大到整个电子信息行业的转型与发展,宋健认为,要充分把握时与势。

“时”即供给侧改革、产业结构调整的时代背景下,企业自身的结构调整;“势”即智能化互联网的发展趋势。他举例称,一块指甲大小的集成电路就有50层,每条电路只有14纳米,包含55亿颗晶体管——集成电路已经复杂到不辅导就无法使用的程度,只有通过辅导、服务形成能力,对下游形成稳定的供应链关系。

前文提到的自主可控产业链则是中国长城这一老国企转型的“新砝码”。曾经生产出我国第一台计算机的中国长城,如今是能够从芯片、整机、操作系统、中间件、数据库、安全产品到应用系统等计算机信息技术各方面完全自主可控且产品线完整的网信公司。公司相关负责人在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自主可控领域,我国已逐步形成了以自主可控产业链(终端、服务器、存储、网络)为基础,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为平台,以安全运营中心为核心,涵盖党政信息化、企业信息化、城市信息化等多个应用领域的完整的信息安全解决方案体系。

“自主可控体系不断为推动我国网信事业快速发展、实现国家经济高质量发展贡献力量。”该负责人说。

着力解决“缺芯”“无脑”“免疫力低”等制约电子产业发展的难题,以信息化助推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满足社会公众享受美好生活的需要……一大批电子信息企业正在助推电子信息行业下一个40年的辉煌。


上文来源:《第一财经》

中电信息:华强北电子信息企业的转型范例


视频来源:深视新闻